包校十周年·包校校友|我想成为我自己,而不是别人

 

IMG 1351 17ca2


第一期《包校校友》栏目有幸为大家介绍的,是曾于2008至2013年就读于本校的Jenny Chan同学。在包校生活学习的六年中,Jenny自始至终都十分勤奋刻苦,在课上课下、校内校外的各种活动中都展现出了努力和乐观自信的态度,是包校大家庭中积极向上的一员。


在谈起Jenny的时候,她曾经的老师和同学们不约而同地描绘出一个对自己的爱好有着无限诚挚和拼搏的阳光女孩。

Jenny在包校的历史老师兼年级组长Travis Zigler老师回忆说:“在课堂中,Jenny一直是非常努力的一员,并且每次都能够高效地完成任务。积极主动的她不仅仅有着广阔的知识面和灵敏的思维能力,而且推动着整个班的研究讨论进程。我总是希望学生们能通过不断地提问来扫清自己的疑惑,而Jenny似乎从一开始就将这一点领会于心。”

Jenny的不懈的努力和专注曾使她在包校活动的很多领域中担当了领导者的角色 。除了在学习方面成绩优异之外,Jenny还是包校游泳队和极限飞盘队的一员,曾参加过2014年意大利莱科以及2016年英国伦敦的极限飞盘世界锦标赛。

 

IMG 1936 28704

 

这学期,现读11年级的Jenny从英国的一所寄宿学校转学到了印度的世界联合书院马恒达分校。 这个有着大好前景的女孩的这一举动似乎相当令人震惊,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她会选择去了印度,而不是美国?究竟是什么使她做了这样子的决定?在下文中,我们可以通过了解她独特的性格来了解影响她作出这个选择的重要因素。

 

“遇见了极限飞盘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


所有认识Jenny的人都知道她非常热衷于极限飞盘。在她7年级时,极限飞盘作为一项体育项目被引进包校,Jenny从那时起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门运动。飞盘是一项在美国十分受广大学生欢迎的体育项目。想玩儿好飞盘,除了要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和灵敏度之外,还需要选手之间紧密的配合和沟通。因此,极限飞盘除了锻炼体能之外,很大一定程度上还锻炼了选手们的团队合作精神。

 

Jenny曾是包校广大飞盘脑残粉中的一名领导者。每天早上6点钟,当其他人都还在熟睡时,他们便会聚集在操场上不知疲倦地玩起了飞盘;晚自习结束后,他们也总是第一个冲出教学楼飞奔到操场上兴高采烈地开始组队打起比赛。算下来,这群疯狂的人们一天能扔上两个半小时的飞盘,无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他们总是风雨无阻。对于Jenny来说,体育运动能够有效释放学习压力,让她的大脑得到充分的休息和放松。很多人对Jenny说,如果她少玩点飞盘而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那么她的成绩将会更加优秀,对此Jenny回答说:“生活不仅仅是为了门门科目都拿A*或IB考45分,更是为了做那些能让你开心的事情。”

 

“我想成为我自己,而不是别人。因为到最后,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创造我们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走其他人的路。”

 

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Jenny向来不会为追逐主流理想而作出妥协。比如,她非常喜欢数学,对数学有着极大的热情,并且在做IB选课时选择了数学HL(High Level)。当她做这个决定时几乎所有人都对她说选了HL是不可能拿7分的并劝阻她降到SL(Standard Level)。

 

但是对于Jenny来说,对数学的热情比分数更加重要,因此,她放弃了能拿高分的安全感,选择追随自己的爱好去挑战自己。当谈到自己未来的计划时,Jenny表示,就现在来说,她还没有确定自己将来会去哪一所大学读哪一门专业。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不会把目标设在IB拿45分或者进常青藤联盟,而是会继续追随她喜欢做得事情。

 

个人成功的秘诀不在于为别人的期待而尝试,而在于努力成为自己。

 

“学校生活让我变得更加坚强。”


对于Jenny来说,在包校六年的时光深深地影响着她的人生。校园里保存着她无数美丽的回忆,记录着那些她和她的朋友们共同努力,欢笑和成长的点点滴滴。课堂上的学习奋斗,操场上运动员们的欢笑声和在空中旋转的飞盘;还有宿舍里那些笑弯了腰的小乐趣……这些都是一个包校校友永远不会忘记的美好回忆。包校,使我们聚在一起,结下一片缘分,我们与朋友、老师之见建立的深厚友谊将永不磨灭,它将伴随我们一生。

 

IMG 4564 c9f1c



在离开包校后,Jenny仍旧和那些与她相识六年的同学们保持着联系。每次她回到上海时,包校小学部都是她必须旧地重游的地方。“生命中遇见的人们总是来去匆匆。但我知道,在这六年中交到的那些朋友,是会与我成为永远的朋友的人。”

 

在松江校区的寄宿生活中,Jenny学会了怎样变得独立以及作出明智的决定。包校的寄宿生活赋予学生们很多培养出自己独特人格的机会,并鼓励他们发展自己的个性。Jenny 说:“如果不是包校,我将永远不会有这么多勇气去踏出我的‘安全地带’或尝试不同的事物。”

 

2013年,Jenny决定离开这个她已无比熟悉的环境,去迎接新的挑战。她自己一人前往了英国的一所寄宿学校,在那里生活了两年,并最终决定前往印度完成高中的学业。“这两年在英国的生活对于我来说过得非常‘容易’,”Jenny表示,“我住在寄宿制学校里,那里的每一件事情都已经由学校安排策划好了,学生不需要自己动脑筋做什么。这使我再一次地感觉到,我已经不再挑战自己了,于是我决定申请(印度的)世界联合书院。”

 

“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三个月。”


世界联合书院(简称UWC),是一个联合了150个国家,在全球拥有17所分校的的全球性教育运动。“联合书院与很多学校不同,她赋予了学生很多自由和权利”Jenny说,“在这里,基本上一切校内活动都是由学生开展的,并且每个学生几乎都有着要为世界作出伟大贡献的强烈动力。”

 

WeChat 1480560693 e8f1d

 

虽然现在Jenny在联合书院学习生活得很快乐且充实,但在录取通知书下达之前她其实从来没想过她能考进这所学校。联合书院在全世界每年都有着大量的申请者,但录取率却仅低至5%,这一数字甚至与哈佛耶鲁的考生录取比例有的一拼。 但最终通过严格的筛选,她依旧从众多考生中脱引而出,顺利成为了这所学府中的一员。而她此时的情况也相当的乐观,新的学校里无论是本地生还是国际生都向她展示了热情和温暖,让她感到备受欢迎和包容。“在这里你会感觉到你只是这个庞大集体里小小的一员,”Jenny说到,“但同时,我们每个人都有着想要奋斗的远大志向,它让我们团结,也让我们变得独特。”

 

Jenny之所以会来到印度的联合书院求学,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想亲眼见证一下这个古老的国家是否真的存在传言中的那些负面形象。在来到联合书院之前,Jenny曾经透过媒体听到过许多有关印度的偏见和模式化看法,因此她想通过这个机会来亲眼目睹一下媒体所谓的社会不平等以及社会歧视的真实状况。所以当Jenny第一次听到世界联合书院这个独特的教育性改革时,她就梦想着能够来到印度的联合书院读书。

 

在她为申请学校认真做准备时,她身边的人们再一次苦口婆心地告诫她,说印度是个危险又混乱并且充满了种族歧视的地方。作为一个女孩,她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一个人去那里。

 

但Jenny认为她更应该勇于挑战有关印度种族社会的偏见。因此她再次拒绝听从身边人的成见和劝阻,坚决地出发前往了印度。而在印度生活的两个月更加坚定了她的初心。

 

“人们应该学会鉴别成见,因为你不应该在还没花力气了解一件事物之前就对一件事妄下结论。”Jenny总结道。虽然她平时生活在相对封闭隔离的校园环境中,但是学校也给他们提供了很多能够亲身体验印度风情文化的机会,比如在本地乡村人家中体验住家生活,学习印度语,在“印度文化体验周”时到整个国家周边旅游等等。

 

Jenny为她在印度能够遇见许许多多热情又可爱的人们而感到深深地荣幸。她的一位室友是印度本地人,许多很优秀的老师也是印度人。这些人的热情和友善让她在印度有了一段相当美好的经历,使她体验到了她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三个月。

 

“我现在越发地感觉,我身边那些从来没有到过印度的人完全不应该这样批判这个国家。因为这里真的很棒,我爱印度!”

 

以下是Jenny对她于2015年十月在加纳执教经历的一段自述:

 

2015年十月我作为一名学校志愿者前往了加纳。此次行程是一个由学校组织的志愿者服务活动,参加活动的经费完全都是我承担的,同行的还有15名学生和2为老师。我们住在当地一个距离支教的学校首都四4个小时车程的小村庄里。

 

我们在那里有幸参观了我们居住的村子边上的一所难民营,里面居住着来自邻国科特迪瓦的3000多名难民。我们都曾听说过欧洲的难民危机,以及欧盟国为此关闭边界的自由流动。但当我们真正走进一家难民营,目睹了人们的生活并且与难民们的进行了交流,这些从一定程度上大大的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每次我看新闻总是会看到有关“难民危机”或“移民危机”之类的头条。但我们应该称呼这些人为“难民”吗?我认为,这样子的一种现象与媒体的影响密不可分。让我来举个例子:一家人正坐着火车在欧洲旅行,途中会经过法国、比利时和德国。百分之九十的人在听到这个之后,都会告诉这家人一定要小心,因为火车站里有很多很危险的难民。对此,我表示强烈反对。难民跟我们一样也是人,他们也有思想,也有爱好,也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最重要的是,他们也有梦想。但是他们的梦想却被他们国家的政治动荡和扣在他们头上这顶“难民”的帽子给阻断了。

 

我认为这同样也是一个我选择申请UWC的原因。UWC希望接受更多的难民学生,为他们提供全额奖学金,让他们也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

 

学生记者:Diana(10年级)